書客居 > 老婆比我先重生了 > 第220章 夫妻節里的苦短甜長

第220章 夫妻節里的苦短甜長


  房東婆婆的老伴沒能跨入這個世紀,在世紀末的時候,隨著舊世紀一起離去。

  出租房的主臥里,房東婆婆有很多故事要講,生怕等自己老糊涂了,會記不住。

  徐妍很有耐心地聽著,她喜歡老一輩人的故事。

  其中關于房東婆婆的愛情故事,她非常的喜歡。

  以前的車馬慢,書信卻很遠,人的一生只夠愛一個人。

  這樣的生活狀態讓她感覺很舒服。

  楊陽一開始還陪著徐妍,隨著時間推移,他看了一眼手機,就在站起來。

  和徐妍打了一聲招呼,他急忙往下樓跑。

  羅楠剛從拍完外面的照片,看見楊陽下來,立刻攔住他問道:

  “楊陽,外面的幾個快遞,有你的名字,你快去拿吧。”

  楊陽又看了一眼手機,發現時間不夠了,于是對羅楠說道:

  “師母,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2月15號。”羅楠還以為今天是什么特別的日子,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回答道。

  “這些快遞是烤箱和一些蛋糕模具,你幫我搬進去安裝好,我就告訴你不一樣的答案。”

  楊陽對羅楠賣了一個關子,然后將快遞搬到房子里。

  “你買這些要哪來干什么……”

  羅楠疑惑地說著,人已經走到包裹前,低頭開始查看包裹,想確認了楊陽的話。

  可等她再一抬頭時,發現楊陽已經跑出了房子。

  “喂,楊陽回來!”

  羅楠跟著追出去,楊陽已經快要跑出村子了。

  2月15日,到底是什么日子?

  瞧把這孩子急的。

  羅楠怎么都想不通,還是去蹲在包裹前,開始拆包裹。

  另一邊,旭峰和林佳佳在房子堆雜物的小房間里找出了一個竹籃。

  竹籃以前農村很常見的,打算給阿花當窩。

  他們在竹籃中放上了貓墊,這樣掛起來以后,竹籃還能像搖籃一樣搖擺。

  然后阿花選擇了紙箱。

  “……”

  旭峰和林佳佳看著在紙箱中睡覺的阿花,已經無語了。

  經過這一番折騰,他們已經無語了,將紙箱連帶阿花一留在放雜物的小房間。

  時間已經到中午了,他們也有點餓了。

  一來到他客廳,他們發現滿地的快遞包裝和烤箱的紙殼。

  羅楠正灰頭土臉地在用土灶蒸著什么東西。

  “老師,你買了烤箱是要做什么啊?”林佳佳和旭峰都有些好奇突然出現的烤箱。

  羅楠離開土灶口,拿著毛巾開始擦臉和手。

  “不知道,你楊陽買的,等他回來你們自己問他好了。”

  “我蒸了一些餃子,你們一起來吃點吧。”

  羅楠看看手機,時間應該差不多了,拿著房子里原來就有碗和筷子,打開了鍋蓋。

  一陣白色水蒸氣后,鍋里是她剛蒸好的餃子。

  白墻黑鍋,鍋下沒有燃盡的柴火發出噼啪的聲音。

  羅楠想起了她奶奶還在世時,在奶奶家的那些日子。

  ……

  房子的照片已經拍好,羅楠下午將這些照片送到照相館洗出來,給房東婆婆。

  等將近晚上的時候,羅楠已經帶著照片回來了。

  房東婆婆在看完照片后,跟著羅楠簽訂了十年的租房合同,房子算是正式租給他們了。

  晚上房東婆婆又給楊陽他們做了一頓飯,過程中她看到烤箱的時候,只是略微驚訝了一下,倒是要也沒有在意。

  她兒子在市里的房子中,別說是烤箱,就算是一般家庭很少見的蒸箱她也用過。

  因為羅楠聯系的裝修隊,星期一就要過來動工了。

  房東婆婆就想最后在主臥睡一晚,送送陪了她大半輩子的老房子。

  林佳佳想要在訓練阿花怎么在出租房中生活,帶著阿花在在出租房里來回亂逛。

  對楊陽的計劃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好在承諾了封口費以后,人和貓都很老實的,再沒有進廚房打擾他。

  徐妍今天同樣也打算在出租房內過夜,她需要出租房裝修前的氛圍,將房東婆婆的故事,用文字描述下來。

  房外夜色已深,徐妍帶著耳機,手放在筆記本的鍵盤上跳動,正將房東婆婆的語言轉化成文字。

  這時房間的門被敲響了。

  徐妍隨手點擊播放器的暫停,摘下耳機,走過去開門。

  楊陽一只手藏在背后站在門口。

  徐妍不禁疑惑地問道:

  “嗯?老公你不是說有事情回學校了嗎?”

  事實上楊陽大半個下午都沒有離開出租房,但他嘴上的確是這樣跟徐妍這么說的。

  “傻瓜,我怎么可能放心你一人在這里。”

  楊陽想開頭瑪麗蘇一下,伸手正要摸老婆的頭。

  卻沒想到徐妍果斷轉身,讓他的手落空了。

  “要回也是你說的,不放心也是你說的,你這是矯情。”

  徐妍坐回老舊的折椅上,帶上耳機,繼續她的取材工作。

  老婆不領情,讓楊陽身體僵硬子原地好一會兒。

  拿出自己藏在身后的蛋糕,楊陽無奈地直接送到徐妍的桌子旁邊。

  希望突然出現的蛋糕,能讓她眼前一亮

  徐妍噼啪地繼續在那里碼字,對桌子旁邊的蛋糕視而不見,宛如一個無情的碼字機器。

  果然讓老婆寫小說是一個錯誤。

  這還沒火呢,就不理老公了。

  火了以后,豈不是往后余生家里洗衣做飯都沒人做,全部得他自己來?

  “在碼什么呢,讓我也聽聽。”楊陽摘下徐妍一只耳機戴在自己的耳朵上。

  先聽聽她忙了一天的成果,然后開始有針對性的制定計劃。

  這是楊陽心里所打算。

  可楊陽聽著耳機里房東婆婆講述的故事的時候,逐漸情不自禁地沉浸在里面。

  “……說起我和老錢那段時間怎么熬過來的,就不得不提到我們家的那只貓大黃。”

  “大黃和別的貓不一樣,嘴叼的很,只吃魚干和活魚,別的東西不是餓急了,絕對一口都不吃。”

  “不過,它吃歸吃,正事都沒落下。抓家里亂躥的老鼠和偷吃稻谷的麻雀,它都很厲害。”

  “有時候它抓住老鼠后,會將老鼠咬死,叼到你的面前,沖著你叫喚,想換魚吃。”

  “那段是時間,家里不讓我見老錢,他就在大黃的脖子上掛上一個小竹筒,將寫給我的信,放到小竹筒里,讓大黃會跑到我這里要小魚干吃。”

  “然后我就看到了竹筒里的信,用同樣辦法寫信給他。”

  “那時我還埋怨老錢不給大黃東西吃,它餓急了才跑到我這邊要吃的。”

  “但是老錢跟我說,大黃特別聰明,他只是在大黃的耳邊叫它去找我,他就真的跑過來了。”

  “我猜老錢他就是運氣好,誤打誤撞的,不過大黃也的確比一般的貓聰明許多?”

  楊陽聽著聽著入迷了,干脆搬了一條椅子坐到老婆旁邊,專心聽房東婆婆講述大黃的故事。

  但剛聽到一半,聲音戛然而止。

  “哎?老婆干什么?”楊陽胃口剛被吊起來,徐妍卻點了暫停。

  “還能干什么,當然是吃蛋糕。”徐妍十指相扣舉過頭頂地伸了一個懶腰,展現出楊陽所留戀的美好身材外,眼睛中閃爍著狡黠說道。

  昨天是情人節,楊陽沒有任何表示,徐妍就知道他要么忘記了,要么會在今天表示。

  “咦?這次怎么是金屬叉子,不是塑料叉子?”徐妍端起裝著蛋糕的陶瓷盤子,看著放在旁邊的金屬叉子不禁奇怪道。

  “因為這次蛋糕是我按照食譜自己試著做的,來張嘴。”

  徐妍端著盤子,楊陽拿起叉子叉上一塊蛋糕,送進徐妍的嘴里。

  在春節以后的2月14日是國際情人節。

  以前,楊陽一般都不過。

  但是有一次小雨蹦跶著到他的面前,問他昨天看到很多男人給女人送花,為什么爸爸不給媽媽送。

  于是楊陽告訴她,2月14日是情人過的節日,過了14日情人會變夫妻。

  所以15日就是夫妻節,這天才是他們該過的節日。

  那一天,楊陽說完這句話后,不得不連夜出門出買了一個現成的蛋糕,兌現他所說的話。

  “自己做?有什么含義嗎?”徐妍張開嘴品味著蛋糕的味道,十分的甜美,還有一絲說不出的苦味,但沒一會兒,就只剩下奶油和草莓的香甜了。

  楊陽喂完老婆,自己也叉起一塊,送到自己嘴里,咀嚼著說道:

  “這個蛋糕叫做苦短甜長。”

  “哦……等一下,你不準再吃了,都是我的!”

  徐妍還等著楊陽再喂她一塊卻發現楊陽第三塊還是給自己吃,頓時不干了,直接將楊陽連人帶盤子撲倒到他身后的床上。


  (http://www.udubdi.live/a/76/76041/528973231.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www.udubdi.live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加拿大卑斯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