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客居 > 老婆比我先重生了 > 第142章 歲月催人老

第142章 歲月催人老


  等楊陽剛付完錢,轉身的時候透過玻璃窗看到了離去的秦霞的背影。

  外面天已經黑了,小吃街上燈光明亮卻不溫暖。

  秦霞孤單的背影顯得有些清冷,手里提著的袋子裝著啤酒,仿佛在預示著她回去以后又要賣醉。

  晚風沿著街道吹過,樹葉響動,街邊花壇中的青草晃動。

  “怎知那浮生一片草歲月催人老。”楊陽輕輕搖搖頭,不禁想起《半壺沙》。

  人這一生,和那小草沒什么區別,歲月不停留過的很快,轉眼間兩個人都老了。

  秦霞和陳正鴻可惜了,也許還發生了其他什么事情,但終究他們是走不出自己的心結。

  這一次試探,楊陽已經明白,這兩個人之間的事情,其他人幫不了忙,也不愿意其他人幫忙。

  楊陽帶著結賬時順手買的幾瓶酸奶回到包廂,坐回到徐妍的身旁。

  “酸奶吃完以后都拿上一瓶,然后咱們早點回去。”楊陽將酸奶放到桌上說道。

  “這還用你說,明天還要上課,嗝~”曹艾艾說著打了一個飽嗝,停頓了一下,又思索片刻,感覺自己還能吃,又拿起了一串雞中翅。

  “老楊,你能不能說一下秦老師和陳老師的事情?”旭峰忍不住好奇地說道。

  雖然說窺探別人的隱私不對,但是旭峰很像了解這方面的經驗。

  人總是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也總是有前車之鑒,而不鑒之。

  第一次遇到自己喜歡的女孩,還有了可以在一起的機會,他想要知道真實發生在自己身邊的故事,讓自己能引以為戒。

  “等這次市高中聯賽拿到第一,我就告訴你。”楊陽對旭峰說完,眼睛看著許一航。

  許一航被看的莫名其妙,“那個我的腿傷已經好了,不影響比賽,你放心好了。”

  “那就好。”楊陽順著許一航的話應下來,心中卻明白連許一航也不知道事情實情。

  看來這份感情兩個老師都埋的很深,并沒有他想的那么簡單。

  一頓燒烤下來,因為有秦霞留下的烤串的緣故,曹艾艾并沒有再去搶江羽的烤串。

  這讓江羽有些莫名的失望,感覺就像失去了一個機會。

  男女沒有分開包廂,大家都放不開,晚上的燒烤聚會草草地就結束了。

  一行九個人,浩浩蕩蕩地沿著小吃街往回走。

  遠處校園已經能夠看見,徐妍忽然拉住楊陽,“楊陽,我有話問你。”

  “好。”楊陽點點頭,對著其他人說道:“你們先走,我和徐妍有點事情要聊。”

  曹艾艾露出了好奇地神色,但時被淼水和柯妮一對視架走。

  男生中除了對視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長,但也都沒說什么就離開了。

  月華落下,徐妍站到路邊的石階上,和楊陽肩并肩說道,“秦霞老師和陳老師的事情你打算怎么辦,我感覺秦霞老師很像以前的你。”

  “像我?”楊陽有些驚奇老婆的腦回路。

  “我感覺她和你以前一樣,一定在等,等陳老師主動。”徐妍交錯著腳,沿著石階邊緣慢慢走著。

  “實際上兩個人都在等,等校隊拿到市高中聯賽的第一。”楊陽伸手抓了徐妍晃動的手。

  徐妍看了他一眼以后沒有拒絕,“拿到第一以后,他們就在一起了?”

  “開始我也不太確定,今天試探了一下以后,我想應該是有機會的。”楊陽拉著徐妍的手繼續往前走,“秦霞老師還是很在意陳正鴻老師,而陳正鴻老師不過是放不下面子。”

  “那你們要加油了,這不可不光是你們一群人的榮譽,還關系到另外兩個人一生的幸福。”臺階走到盡頭,徐妍跳下來和楊陽并排走在一起。

  徐妍都手依舊被楊陽抓著,“老婆,我想起了一首歌,但是歌詞記不清了,你幫我想了一下,也許能排上用場。”

  “什么歌?”徐妍疑惑地抬頭看著楊陽。

  “半壺沙。”楊陽回憶了片刻說道。

  “這個名字有點耳熟,但是什么歌想不起來了。”徐妍搖晃著腦袋說道。

  “‘怎知那浮生一片草歲月催人老。’這句歌詞記得嗎?”楊陽不放棄,再提示道。

  徐妍歪著腦袋,苦思敏想著,直到看到不遠處,在夜色下一片漆黑的河水。

  “墨已入水,渡一池青花……十里桃花待嫁的年華……”

  在輕聲的吟唱中,徐妍找到感覺,回想起了過去。

  “倘若我心中的山水你眼中都看到……風月花鳥一笑塵緣了……”

  楊陽靜靜地跟著徐妍,不敢打擾她。

  無意間,他卻注意到在學校的圍墻里面,陳正鴻隔著學校墻壁鐵欄朝他們這邊看。

  “老師……好?”楊陽正想揮手打招呼,話還在嘴里,陳正鴻卻轉身離開了。

  楊陽:?

  難道秦霞將他說的話告訴陳正鴻了?

  被自籃球隊的領隊無視,楊陽感覺有點尷尬。

  他也沒開始做什么事情,不會被陳正鴻穿小鞋子吧。

  忽然,楊陽的后勁一冷,在漆黑的夜里有些毛骨悚然,楊陽不禁一哆嗦。

  等他一回頭,就看到徐妍站在他身后偷笑。

  “我歌都唱完了,你在發什么愣。”徐妍俏皮地說道,她很滿意剛才的惡作劇效果。

  “唱完就唱完了,下次不要這樣,人嚇人嚇死人的。”楊陽摸著脖子,有些不滿地抱怨道,然后招呼徐妍朝校走進校,

  “走吧,回去你把歌詞寫下來,我試試看能不能將曲譜的草稿寫出來,這首歌我打算留到元旦會演讓你唱,給回來的喬老師一個驚喜。”

  “哎?”

  ……

  回到學校后,和往常一樣,兩個人宿舍門口分手,各自回寢室。

  而另一邊陳正鴻聽完徐妍唱的歌以后,不知不覺的地又回到了教職工宿舍。

  抬頭看了一眼樓上,秦霞和以前每一天這個時候一樣,在陽臺上獨自喝著悶酒。

  十月七號這一天很特殊,是他和秦霞表白的日子,同時也是他們兩個人分手的日子。

  說是感情淡了,是有一點,陳正鴻對秦霞的感覺已經沒有像以前那強烈了。

  說變心了,陳正鴻感覺自己應該沒有,如果這輩子一定要娶一個女人,他第一個想到的還是秦霞。

  但是做人難,做男人更難,年紀越大越要面子。

  三十多歲了,如果還一事無成,他又怎么對得起愿意嫁給他的秦霞。

  又不是十幾歲的孩子,將愛情看的不比什么都重。


  (http://www.udubdi.live/a/76/76041/506064148.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www.udubdi.live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加拿大卑斯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