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客居 > 老婆比我先重生了 > 第200章 距離婚禮只剩下一天

第200章 距離婚禮只剩下一天


  徐妍等不及地湊在羅楠旁邊,在保溫箱里翻找吃的,她是真的餓了。

  喬康永坐回到火堆旁邊,像一個長輩一樣目光和藹地看著徐妍。

  從楊陽治好他的嗓子開始,他早就已經不將楊陽簡單的看做自己的學生,亦子亦友亦知己,愛屋及烏下,對于徐妍,將她看做女兒或者妹妹一樣。

  “楠你吃完后,也幫忙徐妍烤幾串吧。”

  “好的,可惜面包沒了,從雅典帶出來的面包味道也不錯。”羅楠啃著烤魚,轉頭向徐妍推薦道。

  “你們還真是來度……”徐妍的想法和楊陽一樣,但話剛說道一半,嘴里就被楊陽塞進去一顆葡萄。

  “呸,你連皮都不剝的嗎?”徐妍將葡萄皮吐到火堆里,轉頭噘嘴對楊陽說道。

  楊陽想反駁,忽然想到什么,拿起籃子中的葡萄,咬了一小口,然后拿到老婆的嘴邊,用手一擠,將果肉擠到的她的嘴里。

  這回徐妍眼角都帶笑,開心地咀嚼著嘴里的葡萄,肚子里有東西以后,舒服了很多。

  “木屋里居然還有蓄電器,再加上一個冰箱和WiFi,老師你這比住賓館就都好了吧。”楊陽自己吃一個,然后喂一個老婆,嘴巴還不忘抽空吐槽。

  “主要是為了寫歌做伴奏才帶的蓄電器。”喬康永絲毫不在意楊陽的吐槽,“如果不事先做好伴奏,想趕上婚禮有些困難,畢竟年前的時間用在拜訪羅楠的父母上了。”

  羅楠這時候開口說道:“是我提議來荒島生活的,只有兩個人在荒島上,自給足挺自在的,不是很浪漫嗎?”

  羅楠提到自給足,楊陽低頭看了一眼他手上的水果籃,然后給羅楠一個耐人尋味的眼神。

  羅楠被楊陽看著也有些心虛,急忙解釋:“那些是錢老板送過來的,今天晚上本來只吃我抓的兩條魚……主要是康永要寫歌編曲,沒什么時間找食物。”

  楊陽葡萄也吃膩了,放下水果籃子,從徐妍手里拿過一串魷魚,刷上醬料,也開始在火旁邊慢慢地用火焰的熱輻射將它烤熟。

  “老師既然這樣,你讓錢超將我們送到這里,不是體驗荒島生活,難道也是為了寫歌?”楊陽之前到木屋的大廳里看到那些音響設備以后,已經有這個懷疑。

  “這是一部分原因沒錯,實際上也不是沒有荒島生活的體驗。”

  喬康永臉指指楊陽手里的烤串,還有一旁的水果,“這些都是專門給你們留著的,今天晚上吃完就沒有了,而錢超明天太陽落山時,才會到島上來。”

  雖然喬康永臉上看不出沒什么表情,但是楊陽敢打賭,這家伙切開來里面絕對是黑的。

  “有什么大不了,等會吃完,給我火把和魚叉,我去抓魚去。”

  “這個不行,我寫了一個曲子,想讓你來填詞,你們兩個人婚禮上,可以用。”

  “那好吧,我也就說說而已,晚上抓的到魚,放到明天早上都該變味了。”

  楊陽順著喬康永的話說下去,但是剛和老婆交換了烤好的烤串,忽然意識到不對勁。

  “等一下,老師,我們躲在屋子里寫歌,讓兩個準新娘去找食物,這不就變成還沒結婚就吃軟飯了?”

  噗嗤~

  喬康永一下子語塞,羅楠反而笑了,“要是你們這樣說的話,康永已經吃了六天我的軟飯了。”

  聽羅楠這么一說,徐妍也來勁了,和楊陽坐在用一根圓木上,用屁股頂頂楊陽,“老公你去寫歌吧,你的軟飯我包了。”

  “你想的倒美。”楊陽斜眼看了一下徐妍,轉回頭和喬康永說道:

  “剛才老師的意思是,給我和徐妍結婚準備了一首曲子讓我填詞,那可不可以我自己已經準備了一首歌,老師你幫我改曲譜。”

  “你要是想用自己準備的歌,當然可以,這本也是你的婚禮。”喬康永也沒生氣拒絕,泰然地點點頭。

  ……

  在楊陽他們四個人烤火吃東西的時候,曹艾艾獨自一個人卷縮在海邊巖崖壁的縫隙,海風貼著巖石壁打在她的身上,讓她不禁哆嗦。

  因為拍夕陽景色,她不小心將手機掉的海水里,剛拿到手里的時候,她的手機還能開機。

  但沒幾下,手機就黑屏了,怎么都開不了機。

  在寒風凄切的冬日海邊,曹艾艾想回去,但是漲潮把她回去的路給阻斷了。

  她也不會游泳,還是在夜晚海水最冰冷的時候。

  曹艾艾能做的只有不斷沿著崖壁縫隙往上爬,不讓海水碰到她。

  “堅持住,只要再堅持幾個小時,等到退潮后,就能回去了。”曹艾艾抱著自己已經壞了的手機,身體瑟瑟發抖卷縮在崖壁縫隙,不停地安慰自己。

  愛琴海的夜里,并沒有它的名字那么美好,海浪拍打著巖石,冰冷濕潤的空氣,讓人渾身發顫。

  特別是因為漲潮,海水每次拍打都有越來越多的浪花落到曹艾艾的身上。

  被海水帶走的體溫,曹艾艾的意識漸漸模糊,甚至腦海中幻想這有人會騎著七彩地白馬從黑夜遠方踏水而將她抱上馬背。

  “艾艾……艾艾,你醒醒!”

  “嗯?”曹艾艾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上裹著一條毛毯,人在一條貨輪上,周圍徐媽他們都在,淼水和柯妮就在他們旁邊。

  “太好了,你剛才睡著了,幸虧我們及時發現,救了你。”柯妮在一邊萬分慶幸地說道。

  “下次不準在一個人亂跑了。”淼水冷著臉說道。

  “嗯,淼姐我保證。”曹艾艾連忙點頭。

  “不行,你的保證一點誠意也沒有,你要發誓,以后什么話頭聽我們的,如果有一句不聽不照做,你就搬出我寢室,一個人到學校外面住。”淼水不放心地說道。

  “搬出寢室就不用了吧,我聽你們的話就是了。”淼水將話說的這么重,曹艾艾有一點委屈嘀咕道。

  “看來你還有沒有反省,室長一起……”淼水臉上瞬間掛上寒霜,和柯妮一對視兩個人一人一只手臂架起了曹艾艾。

  “你們要干什么,救命!楊陽爸爸救命啊!”曹艾艾喊叫著,但是依舊被淼水兩個人從船上扔下去落到水里。

  “咳咳……”

  一個浪頭打過來,曹艾艾從夢里醒過來,忍不癟嘴嘴想哭。

  為什么小說中女主遇到困境,眼睛一閉一睜就熬過去。

  她為什么碰不到這種事情。

  可憐,委屈,還很餓。

  曹艾艾現在都想張開嘴,看看能不能從浪花中咬到一兩只被海水沖上來的小魚小蝦,好滿足她饑腸轆轆的肚子。

  想著想著,曹艾艾不知覺又閉上了眼睛,沒過多久,又有一個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艾艾,你醒醒!”江羽叫了兩句,曹艾艾才終于醒過來。

  她迷糊著抬起濕漉漉地腦袋,看了一眼江羽。

  “連你都夢到了,看來我熬不過去了。”嘀咕著,曹艾艾又低下了腦袋。

  “別睡啊,這不是做夢,我是求我爸讓我哥帶我來希臘的,真不是做夢。”江羽看曹艾艾這副模樣,真的心疼慘了,眼睛中都不由泛起淚花。

  這是他記事以來第一次為一個不是他媽的女人流淚。

  摸摸曹艾艾的手腳,江羽想起自己姑姑說過的話,死馬當活馬醫,伸手使勁到掐曹艾艾的臉蛋。

  下一秒一聲響亮的叫聲傳崖壁附近。

  “啊……艾艾,你松口,快松口”江羽痛苦地大叫,眼睛再次飚出淚花。

  這是他第二次為除他媽外的女人流眼淚。

  “咸咸的,不是做夢……你怎么過來的?”曹艾艾睜開眼睛,抬起頭看著艱難站崖壁縫隙前石頭上的江羽。

  “我是下午到的,那時候大家都在找你,我聽淼水說你不見前說想劃船,就偷了一條船出來找你,其他人在島上找你。”

  江羽說話間,一個浪頭打過來,將他腦袋拍進裂縫,差點卡進崖壁的縫隙里。

  “你劃船過來的?那還不快點帶拉我到船上,這里可待不下我們兩個人。”曹艾艾一聽有船,立刻精神了一點。

  反過來江羽不好意思起來。

  “剛才看到你時候,我已經打電話給柯妮他們了,你不用急,等會她們就會過來救我們。”

  “所以船呢?等等我們?你把船弄丟了?”曹艾艾已經等不及離開這個給她帶來糟糕回憶地地方,但腦袋頂著江羽的肚子探出頭的時候,只看到一大片海水。

  “我不太會劃船,下船的時候,不小心把船推走了。”江羽不好意思摸著后腦勺,指著已經飄遠的木船。

  “你快游過去,把船劃回來啊。”曹艾艾焦急地說道。

  “我也不會游泳。”江羽更加的尷尬。

  曹艾艾默默地看了江羽一眼,縮回崖壁縫隙中,小聲嘀咕:“要你有什么用嘛,什么都不會。”

  曹艾艾知道一個男生不會游泳也不太會劃船,就敢出海來找她,這是多難得,她只是不開心,想要發泄一下。

  這時候一陣強光打過來。

  “在這里!”

  一艘游艇出現在江羽背后,錢超帶著一個當地的求生員,還有楊爸他們終于趕到。

  幾分鐘后,曹艾艾終于能如夢中一樣披上毛毯,被淼水和柯妮圍在中間。

  不等淼水和柯妮說話,曹艾艾立刻主動道歉:“對不起,我不該到處亂跑,而且還讓手機掉到海水里。”

  “還有呢,就這些?”淼水這時也冷著臉看著曹艾艾。

  說好不要離開她身邊,結果轉頭就玩失蹤,所有人為了找她連晚飯都沒吃。

  “不會了就是不會了,沒有還有,你們不準把我扔回到海里。”曹艾艾想起在崖壁縫隙做的那個夢,下意識躲到江羽身后抓著他的衣服,死死不松手,警惕地看著淼水和柯妮。

  “哎,沒救了,室長我們去吃晚飯吧。”淼水扶額,聽到外面錢超說游艇已經到港口,拉著柯妮要離開船倉。

  “等一下,我也要吃飯。”一聽到吃的,曹艾艾立刻松開江羽,急忙追上去。

  楊陽不在,他的表哥還酒店里,江羽連一個能說上話的人都沒有,自己一個人走在最后面。

  他拿出手機看了看,上面他和曹艾艾的最后一條短信,就是曹艾艾的許諾短信。

  想了想,江羽將這條短信給刪了。

  他找到曹艾艾的時候已經過了24小時,他也不傻,知道這本來就是半開玩笑的游戲。

  算了還是不要提了,以免被當成挾恩求報。

  江羽無奈地搖搖頭,看著不遠處的酒店,跟著路燈和星空指引繼續走著。

  一個寒假沒見,他有點想念楊陽了。

  聽說后天才是他和徐妍結婚的日子,不知道現在兩個人在干什么。

  ……

  此時楊陽如果知道拉斐島上的事情,還有江羽的做法,上去會踢屁股一腳。

  什么叫做挾恩求報,相互不認識,完全沒有好感才叫做挾恩求報,鬼都能看出曹艾艾對你有想法,那就不是。

  和喬康永在無人小島上的楊陽不知道這些,他此時正喝著檸檬水,苦思冥想著給自己的歌譜第一版曲譜。

  “往后余生?這歌詞是我給你的靈感?”喬康永站在楊陽的旁邊,看著他對照著歌詞,一邊譜曲,不禁對楊陽這首臨時想出來的歌有些期待。

  “少往自己臉上貼金,我雖然是你的學生,但還沒到要抄襲你的地步。”楊陽將喬康永擠到一邊,回想自己腦海中記憶。

  有了系統幫他開發潛力以后,楊陽總一種自己也能獨立創作出一首歌能力,今天借著這個機會,他想一個將《往后余生》這首歌還原出來。

  “所以你晚上是打算和我這個老男人一起睡?還是和你準老婆去睡覺。”看自己學生這么努力,喬康永也不禁高興地打趣。

  “對喔,我是有老婆的人,為什么要跟你這個老男人睡一起。”楊陽從曲譜的海洋中抬起頭,抓上稿子,轉身搶走喬康永手里的睡袋,就往另一個房間跑去。

  沒幾分鐘后,羅楠從徐妍和楊陽的房間出來,抱著睡袋經過了喬康永工作的客廳。

  她看了一眼還在擺弄筆記本電腦的喬康永,小聲問了一句:“我把單人的睡袋讓給徐妍了,我們可以不可以睡雙人的?”

  “可以。”喬康永點點頭,羅楠立刻美滋滋地走進房間。

  最后還不忘從房間探出頭,小聲關心了一句:“早點回來睡,別太晚。

  似乎還嫌不夠,羅楠又加了一句:“我等你。”

  “嗯,還有一會兒就好了。”喬康永點點頭,然后在電腦上剪輯著楊陽和徐妍攜手走到海邊的畫面。

  桌子的時鐘過了12點,距離他們的婚禮只剩下一天。


  (http://www.udubdi.live/a/76/76041/500772454.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www.udubdi.live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加拿大卑斯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