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客居 > 老婆比我先重生了 > 第204章 游輪之上

第204章 游輪之上


  “為什么會想到愛情公寓?你把咱們以前的九套房子都租給什么人了?”楊陽想起以前他很少關注的問題。

  當初兩個人是因為對生活沒有安全感而選擇買房。

  兩人渡過了最平淡的頭兩年,沒有吵架,有的只是一些讓彼此或竊喜或無奈的小誤會,兩年像十幾年夫妻一樣平淡如水。

  楊陽有了一個他喜歡,又能比較理解在意他的老婆。

  徐妍有一個讓她茫然,卻漸漸割舍不下的男人。

  如果沒有意外,兩個人感覺自己都找到了最舒服的生活方式。

  而想要將生活進行下去,他們就必須前進而不是原地踏步。

  兩個人拿出各自工作的工資,再加上父母的支持全款買下第一套只屬于他們的房子。

  只屬于兩個人的家已經有了,但卻遠遠不夠。

  徐妍想要一個孩子。

  即便她依舊沒有開口說愛楊陽,但她強烈的渴望想要一個屬于他們兩個人的孩子。

  有了孩子楊陽就更加割舍不下這個家,安心工作不再有任何的顧慮。

  為了安心在家孕育兩個人共同的孩子,她可以辭掉一份她耗費了不少精力且收入穩定的工作。

  楊陽也知道徐妍的想法,并且有些心疼自己這個沒有安全感的老婆。

  所以他什么也不說,努力工作,別人不敢接的項目,他去接,別人嫌棄他的小說,只要掙錢,他繼續寫。

  沒有什么企業精神和所謂為夢想拼搏。

  他只是想等老了,能摟著老婆,不為金錢奔波,平淡且清閑地渡過余生。

  所以所謂的忙碌,不過是為了未來的幸福。

  但是!

  這一方面他老婆好像不這么想。

  “當初不是你說房子租金要高又要物超所值,所以我就在房子軟裝上下了功夫啊。”徐妍想起那段時光。

  第二套房子是投資,徐妍買的是二手房,那段時間她已經懷孕在家里,時常躺在陽臺的躺椅上,曬著太陽,拿著裝修教材一本一本的看。

  她完全將二手房的翻修當做一種對第二個新房的看待。

  “不過你說的那個套路不行,因為房子的地理位置不太好,來看房子的,喜歡是喜歡但都嫌棄太貴,而且規矩又多。”

  徐妍看看酒店房間的窗簾,想起她挺著還不太的肚子,帶人看房子的場景。

  有多少人夸房子的裝修漂亮,就有多少人嫌棄地段不行,房租太貴。

  “然后你做了什么?就租出去了?我記得也沒有房租減半水電全免吧。”楊陽將老婆腦袋扭回來,問道。

  他那段時間一直在帶小組追一個項目,回家有時間和老婆親熱就不錯了,哪管得了那么多。

  反正房子是買下來的,不是租后再轉租,不用考慮沒人住會虧錢這種事情。

  “其實我偷偷地將房租降了,水電倒是沒有全免,就按照正常標準收取。”

  楊陽正要問徐妍她為什么這么做的時候,嘴巴就給她的一根手指擋住了。

  “你先別說話,聽我說。”

  “本來我訂下的是情侶入住房租減半,然后再加上你的那些條件,一次收三個月的房租。”

  “本來我都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被你說了,結果那對情侶分手了,我按照合同,那個女的就從第一日房租就全款算,原本的三個月,她住一個月就走了。”

  “嗯?所以咱們賺的都是昧著良心的缺德錢?”楊陽感覺要是按照這個套路下去,不符合老婆的性格。

  “怎么可能!”徐妍站起來,不服反駁。

  “后來陸陸續續又來了幾波學生合租,咱們的房子房租雖然貴,但是分攤下來他們也還能接受,你要理解剛從學校里出來的學生受不了太差的環境。”

  “不過在咱們攢夠第二套房子的前之前,又來了一對假情侶,我偷偷地分開要了他們的手機號碼……”

  徐妍得意講著她在懷孕還戴小雨期間,見過多少情侶,幫助過多少情侶做心理工作,投資了多少錢進去,促成幾對夫妻,又收到了多少媒人紅包。

  楊陽也沒有不耐煩,躺坐在床上,看著自己的老婆散發自信的光芒。

  “你不要那樣看著我。”

  徐妍說著說著發現老公正用寵溺的目光看著她,頓時臉就紅了。

  一想到楊陽現在是她老公了,她心臟就不爭氣開始亂跳,安分地坐回他的身邊,小聲解釋,“我不是有意不和你說,只是你工作那么忙,而且……”

  楊陽看到老婆這副可口的樣子,一心動,將她推倒在床上,一副馬上就要欺負她的樣子說道:

  “而且這都是瞞著我做的,怕我不同意你這樣做?”

  “畢竟你說過裝修也花了不少錢,要認真對待。”徐妍將頭扭向一邊,一副任君采擷的樣。

  楊陽見到老婆這般邀請,也不推辭,低頭將嘴貼到她的白嫩的脖子上。

  滑滑的有些熱。

  “楊陽你們……”

  楊媽忽然推門進來,看到已經滾到床上的年輕夫妻,默默地關上門。

  但楊媽過來,楊陽已經不可能繼續下去。

  “嗯!”

  在徐妍帶著一絲痛苦的呻吟聲中,楊陽在她的脖子根部狠狠地種下一顆‘草莓’

  “起來了老婆。”楊陽整理了一下徐妍的衣服,將她拉了起來。

  徐妍皺著眉頭,低頭看了看,沒看到脖子根的草莓印,埋怨地看著楊陽:“你為什么要停下,明明已經那么用力了。”

  明明剛才氣氛剛好的,而且今天是結婚的大喜日子。

  “你覺得合適,但有人感覺不合適。”楊陽聳聳肩膀解釋道。

  “管別人干……”徐妍還沒將最后一個字說出來,房間的門又打開了。

  楊媽朝房間里張望一眼,確定楊陽和徐妍都還穿著衣服,松了一口氣推門進來,

  “楊陽你們下次辦事記得關門,不過這次就算了,沒脫衣服就趕緊起來,游輪不是游艇,只等你們兩個人得耽誤多少人時間,快點準備一下。”

  “嗯,剛才我們在聊天,是隨時準備走的。”楊陽說謊眼睛都不眨一下,引起徐妍的強烈鄙視。

  “那就好,我和你爸媽的行李已經都拿上船了,妍妍你跟……衣領拉一下,外面風大。”

  楊陽拿起一個行李在門口等著,楊媽正準備也上手一個,回頭就看到徐妍脖子上慢慢現顯印記。

  早上婚禮上的時候還沒有,再結合剛才的場景。

  楊媽態度忽然一變,將徐妍的行李箱也推給楊陽,走過去整理徐妍的衣服。

  “衣領拉一下,外面風大。”

  “媽,你才應該多穿一點。”

  徐妍愣愣地站那,直到楊媽幫她拉好衣領,才留下一句話,跑過去,從楊陽的手里拿回自己的行李箱。

  想到自己老媽剛才的反應,楊陽就感覺好笑。

  在離開房間后,他還不忘來興致地拉開一點老婆領口,調戲了一句:

  “這皮膚真是又滑又嫩,這么快就出紅了。”

  “你!”

  徐妍此時意識到剛才楊陽做了什么,剛出口一個字,看到楊媽走在前面只好低頭小聲道:“都結婚了還這么流氓,下次只準親看不見的地方。”

  “沒問題,老婆大人。”楊陽湊到徐妍的耳邊,笑著回道。

  徐妍感覺哪里有些不對勁,但想想又沒不對勁。

  一個小時后,所有人已經登上了游輪。

  其中包括喬家夫妻,徐妍的三個室友等等。

  錢超聯系到的游輪是三層半的小型觀光游輪,已經被他們給包下一天的時間。

  在上了游輪以后,錢超和喬康永第一時間找到楊陽。

  “楊陽,我已經問過船長了,天黑前到不了雅典,不過雅典有的港口晚上也不關閉,你們有什么想法。”

  “既然天黑前到不了,今天大家也挺累了,就直接在船上過夜好了。”楊陽看了一眼身邊的徐妍。

  “讓船長慢慢開,在明天天亮的時候到雅典就行。”徐妍也沒有其他要求,隨口將自己心里想法說了出來。

  “嗯,羅楠也是這個意思,那你們先去房間休息吧,我和船長說一下。”

  喬康永說完朝駕駛艙走去,錢超留下來帶著楊陽和徐妍到他們房間里去。

  打開房間門,楊陽發現船倉房裝潢也不比酒店差。

  錢超還有意無意得瑟道:“怎么樣,這船不錯吧,你們要是找別人想租這樣的船,沒有半天的時間,都找不到人。”

  “所以用的是誰的錢?”楊陽這樣回頭問了一句。

  錢超氣勢弱了半截,“你們的。”

  “沒有其他什么事情的話,我們先睡午覺了。”

  楊陽看到房間內的大床,再看看老婆就在身邊,早上的疲憊就再次襲來。

  他一下子靠在徐妍的身上,就像需要馬上睡覺一樣。

  徐妍習慣了老公撒嬌,到也沒說什么,扶著他朝床上走。

  “行了,別演了,我找你是想你幫我一個忙。”錢超看楊陽這副德行。

  就知道他的事情瞞不住這個小他好幾歲的家伙。

  在剛接楊陽離開荒島的時候,楊陽就開始試探他,錢超早就預料到自己這點心思在這兩個師徒面前瞞不住多久。

  “老婆,等會我能不能抱著你睡?”楊陽裝做聽不見,磨蹭著徐妍的脖子。

  徐妍沒好氣的將楊陽推到向錢超。

  “先去把事情解決了再來睡覺。”

  說完徐妍自己就拖著兩個行李箱進屋,楊陽和錢超一起關在門外。

  錢超看著被徐妍趕出來的楊陽,后者也不尷尬,樂呵呵地說道:“呵呵,看到沒有,我老婆害羞的樣子多可愛。”

  “……”錢超一副不懂年輕人戀愛的表情。

  “好了,說說看要我幫什么忙吧。”

  楊陽轉身趴在游輪的護欄上,耳邊聽著游輪離開港口時發出的嘹亮汽笛聲。

  錢超也轉過身和楊陽一起趴在護欄上,隨著游輪的晃動,一起看著游輪船身和港口之間的海面越來越寬。

  “我想要追劉萌。”

  “嗯,然后呢?”

  “我聽說你手上有一個桌游,十分靈驗,玩了以后兩個人就會在一起。”錢超怕楊陽誤會他開玩笑,表情嚴肅說道:“賣給我,你開個價。”

  楊陽有些摸不著頭腦,錢超的是他花了幾個小時做的簡易版夫妻桌游?

  “哪個?”

  “上次在趙家界的那個。”

  “你確定?”

  “確定。”

  “你等一下。”

  楊陽感覺有時候命運還真是一個神奇的東西,因為那套桌游徐妍想留著買給粉絲,但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這次正好帶了。

  原本是打算再遇到喬康永和羅楠玩一把,消磨晚上在酒店的時間。

  但是被他們坑到荒島上后,結果就給忘記了。

  “老婆,開門……我要拿東西。”

  幾分鐘后,楊陽從徐妍的行李箱中拿出糖盒裝的桌游。

  錢超打開盒子一看,發現里面是小孩過家家一樣的東西。

  “就是這個?”錢超感覺自己就是電視中愚蠢的反派被人戲弄。

  “信不信由你,這個是我當時憑借記憶做的,你去找羅楠問一下,全世界就這一份,如假包換。”楊陽攤攤手表示他沒必要撒謊。

  “就在這個你打算收我多少錢?”錢超再看了一遍,不能接受也似乎沒有其他辦法。

  “所以我沒打算收你的錢,只不過我要告訴你,這游戲至少兩對人玩,你需要再去找一對人。”楊陽說著不忘多強調一句:

  “別找我和妍妍就行。”

  說完楊陽不理錢超,轉頭就回房間。

  錢超拿著盒子,皺著眉毛,打算先會到自己房間研究一下。

  在船上楊陽和徐妍還是沒有踏出最后一步,但其他事情基本都做了。

  下午四點左右。

  徐妍身上多了幾個外人看不見的草莓印后,楊陽帶著她到甲板上和大家一起看著夕陽,吃著船長給所有人準備的特色晚飯。

  這也是游輪上的套餐服務之一。

  游輪已經開到了愛琴海上,因為風浪不大,所有人在享受的金色的陽光同時安靜用餐。

  徐爸徐媽和楊爸楊媽四個人坐在一起聊著他們自己的話題,江羽被曹艾艾拉著和柯妮她們坐在一起,但是情緒并不高,依舊還是沒有解開心結。

  楊陽干脆和喬康永面對面坐著,卻沒想到錢超又沒臉沒皮的湊過來。

  “游戲規則我已經打聽清楚了,但是我感覺要想玩起來,沒有你們不信。”

  “為什么?”

  “別當老喬是白癡,他說了那天晚上是你倆帶節奏。”錢超在楊陽的耳邊小聲說道:“幫我把劉萌再帶坑,呸,帶節奏一下。我和她還是有點感情的基礎的,不過是當年輕沒珍惜,事后價錢好商量。”

  “沒的談,說不玩就不玩。”楊陽趁拿起叉子喂了老婆一根火腿腸功夫,又偷偷地用叉子指指桌子的另一邊,小聲在錢超耳邊說道:

  “不過看見桌子那邊一對了沒有,這兩個家伙特別單純,節奏不用帶,他們自己就能玩起來,然后……”

  “這樣也行?”

  “他們還是孩子吧。”

  錢超有些不情愿,他和江羽還有曹艾艾不熟,忽然拜托這種事情,太唐突了。

  “再過7、8個月也18周歲了。”楊陽感覺沒什么,甚至有些恨鐵不成鋼,“而且也是矯情的人,他們要是沒感情,我才也不會讓你瞎摻和。”

  “這樣的話……”錢超略微一思索,“我等會試試。”

  等船一靠岸,劉萌就要坐飛機回國了,到時候兩個人異地,事情就真的很難說了。

  錢超決定試一把。


  (http://www.udubdi.live/a/76/76041/500286350.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www.udubdi.live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加拿大卑斯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