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客居 > 老婆比我先重生了 > 第3章 好人卡

第3章 好人卡


  徐妍是第一次中暑,感覺很難受,看什么都像霧里看花一樣。

  “徐妍,你感覺怎么樣。”楊陽扶著徐妍看她還睜著眼睛,關心問道。

  徐妍無力地對楊陽翻了一個白眼,懶得回應他。

  “將這位同學放平躺下。”校醫看到又一個學生被送過來,急忙過來指示怎么做。

  然而楊陽將老婆扶著慢慢躺下時,徐妍忽然用手撐住不讓自己躺下。

  “不行,躺下,我就想吐。”

  “好好,咱們不躺下。”楊陽像哄女兒一樣,將徐妍扶起來,又換來徐妍的白眼。

  她怎么感覺越來越討厭楊陽了,她又不是五六歲的小孩。

  “醫生,徐妍這樣子,該怎么辦。”楊陽現在緊張就像以前等女兒出生一樣。

  “她這是嚴重脫水了,你去學校的食堂,找個阿姨,要一碗濃鹽水過來。”校醫捏捏徐妍對方內關節,轉頭對楊陽說道。

  “好。”楊陽二話不說,立刻沖出去,朝食堂跑去。

  “他是你哥哥?這么緊張你。”校醫掐著徐妍的內關節韌帶,將徐妍疼的差點叫出來。

  等校醫將徐妍四肢內關節的韌帶都掐了一遍,徐妍疼的只剩下喘氣的份。

  雖然依然很虛弱,但是看東西至少不再是霧里看花。

  “不是,他只是我小學同學,不過人很好而已。”徐妍趁楊陽不在,偷偷地就給他發了一張好人卡。

  “他自己都已經脫水了,嘴唇都發白了,還一心只擔心你,的確是一個非常好的人。”校醫意味深長地說道,說完就去照顧其他中暑的學生。

  沒過多久以后,楊陽端著一碗濃鹽水回到了室內體育場。

  “來,把水喝了。”楊陽將濃鹽水端到徐妍的面前,看著她一點點喝下去。

  “太咸了,不喝了。”徐妍皺著臉一小口一小口的將鹽水喝下去,最后實在喝不下了,將碗推了開來。

  “你說的不算,醫生,她喝這么多可以了嗎?”楊陽不銹鋼碗里剩下的一半鹽水遞給校醫看。

  校醫忍不住笑了,這孩子是給牛喂水嗎?選食堂最大的不銹鋼碗盛水。

  再大點就只剩下食堂的臉盤了,而不是碗。

  “夠了,夠了,你也喝點吧,看你嘴唇都白了。”校醫好心提醒道。

  “我沒事……不過喝點也行。”楊陽看看自己老婆喝過水的碗,忽然感覺特別的渴,立刻端起來一飲而盡,然后臉立刻皺起來。

  真的好咸。

  看見楊陽的難受的表情,徐妍心情頓時好了很多,有心情問道:“我爸媽什么時候說過讓你照顧我,我怎么不知道?”

  楊陽找不到借口留下來陪老婆,正打算歸隊,忽然聽到徐妍的問題,停下了腳步。

  然后楊陽偷偷摸摸地靠近徐妍耳朵,說道:“在我們結婚那天,爸媽叫我一輩子照顧好你。”

  說完楊陽立刻溜走,留下呆若木雞的徐妍。

  此時徐妍感覺天都塌了下來。

  為什么楊陽是也重生的,就算是小說也不敢這樣寫啊。

  當楊陽從室內體育場出來的時候所有人已經開始休息。

  分校的6個班,正在以對喊號子的方式,挑釁云中本部的新生。

  分校:“看對面的男生啊,被我們搶了女孩,也不敢吭聲,像一群羞答答的小姑娘。”

  本部:“對面的男生,你們休得意,我這的男兒想搶你們的女孩,就問有幾個不想過來呦。”

  楊陽臉上一尬,怎么用他和徐妍的事情開始喊號子了。

  說實話,云中本部的男生幾乎全部是市里所有初中的高才生,真要想追分校的女生,有著先天的優勢。

  不過里子丟了,面子不能丟。

  幾女生開始帶頭,高聲喊道:

  “羞羞羞,別以為成績好就可以為所欲為,我們才不稀罕,不稀罕!”

  “呦呦,不稀罕,你們臉紅什么。”本部的幾個老司機趁機會扯起了嗓子喊道。

  其他人還沒出聲,一個潑辣的女生立刻高喊道:“太陽曬的。”

  頓時老司機沒了聲音。

  分校的男生開始反擊,有幾個人小聲喊著一二三,然后出口喊道:

  “對面也別得意,我們是春日的新草,你們就是秋后的螞蚱。”

  本部:“對面的沒文化真可怕,難道不知,螞蚱吃的就是你這些新草。”

  兩個學校的人你來我往,充滿了硝煙味,楊陽決定不淌這趟渾水,悶聲發大財。

  要是將他和徐妍的事情搞成了兩個學校的問題,他以后想見徐妍一面就難了。

  楊陽偷偷地繞過火力最密集的中央地帶,躲到了自己班的最后面。

  教官們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紛紛開始吹哨。

  “集合!”

  “集合!”

  “看著我的手,向我靠齊。”

  ……

  在太陽快落山的時候,教官們開始帶著學生們離開籃球場。

  因為分校的學生相對比本部少不只一半,因此分校先走。

  所有學生在教官的帶領下,整齊劃一組成方陣,走成一條長龍到了生活區的橋前。

  “好,解散,你們可以去吃飯了。”

  學生們正要歡呼,教官忽然吹哨。

  “安靜的去吃飯,不準發出聲音。”

  頓時所有學生都老實了,小聲地帶自己認識的同學一起到食堂吃飯。

  楊陽的室友也想拉他一起走。

  “走啊,楊陽,你還站在橋邊干什么?”

  “沒什么,等一個人,你們先去吃吧。”楊陽笑著,拒絕了室友的邀請。

  楊陽的三個室友頓時都狐疑地看著楊陽,彼此心照不宣地看了一眼不再多說。

  本校的學生只是聽聞了楊陽和徐妍的事情,并不認識楊陽,到沒人注意有一個人站在橋邊等人。

  偶爾有幾個學生注意到楊陽,發現他不是本部的,也就沒興趣搭理了。

  隨著太陽西斜,黃昏染黃了遠方的山脊,在一片霞光中,徐妍被室友攙扶著往橋這邊走。

  “我真的沒事情了,只是有點沒力氣。你們不要扶著我。”徐妍推脫著兩個室友,想要自己的走路。

  矮個子的曹艾艾倔強的就是扶著徐妍:“不行,我要是一松手,你又被分校的人搶走了怎么辦。”

  淼水和徐妍都被艾艾的話弄的苦笑不得。

  淼水捏捏曹艾艾的鼻子,“小妮子想什么呢,分校的那個人是被妍妍父母托付了要照顧她,不是搶。”

  說完以后淼水先松開了手,關心徐妍道:“真的沒事了嗎?”

  “沒了,被你們兩個這樣架著,我感覺自己像重刑犯一樣。”徐妍語氣中透著苦惱,眼睛看著艾艾,意思很明顯。

  曹艾艾有點不好意思的,正想松手,忽然看到楊陽走了過來。

  “那個搶人的家伙又來了,淼姐快攔住他。”曹艾艾再次緊緊抱住徐妍的手臂,警惕地看著楊陽。

  淼水:……

  楊陽對可愛的曹艾艾笑了一下,然后十分認真地看著徐妍,說道:

  “我們能單獨聊一下嗎?”

  徐妍內心也很緊張很糾結,但是逃避不能解決問題,于是她點點頭。

  “好。”


  (http://www.udubdi.live/a/76/76041/489126729.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www.udubdi.live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加拿大卑斯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