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客居 > 老婆比我先重生了 > 第5章 老婆的真香病(修)

第5章 老婆的真香病(修)


  “如果我不愿意呢?我就是一輩子認定你,你又該怎么辦。”楊陽絲毫不慌,相處七年,老婆是什么脾氣,他很清楚。

  這是一個逃不出真香定律的女人。

  “好,那我們連家人也沒的做,你要是在學校纏著我,我就報告老師,再見,不對,永遠不見。”徐妍拍著桌子站起來,轉身離開。

  這一次,楊陽沒有攔住。

  “同學,食堂要關燈了。”食堂阿姨的聲音傳來。

  楊陽應了一聲,“哦,我現在就走。”

  轉眼,外面的天空已經布滿了星辰,月亮還躲在天邊沒有出現。

  宿舍里的室友們還在洗澡。

  說道楊陽的寢室,他們的寢室沒有室長,實行AA制,四個人互相監督,輪流交電費打掃衛生,相互之間表達情感沒那么強烈,但是遇到困難,能幫忙也絕對會幫忙。

  如果是周六日身邊沒留下回家的車錢,不用借,說出來大家都愿意給十塊,給五塊都怕被人看做小氣。

  如果你還錢他更是會跟你急。

  這種關系,楊陽一開始還真有點不習慣,感覺自己跟著一群低配版公子哥生活在一樣。

  三年相處,楊陽可是知道這幫家伙雖然家里有錢,但也逃不過月初大魚大肉,月底啃蘿卜的命運。

  這一點本部的人就樸實的多,他們窮就是窮,不會因為經常食堂免費湯拌飯就自卑。

  楊陽經常在想,寢室的三只牲口應該向本部的同學學習,當然他知道他們可能一輩子學不會,他們要面子習慣了。

  因為考慮到本部的家庭困難的孩子,食堂在2008年的時候,素菜一塊,半葷菜一塊五,葷菜兩塊米飯一斤五毛。

  楊陽在以前讀高中的時候是忠實的三塊五黨,一頓飯一葷一素,一個星期一百塊,他要留錢買零食或者飲料水果。

  不過這樣的窘境,再過一段時間,楊陽就能解決。

  楊陽在等室友洗澡的功夫,楊陽好好地回憶了一下,寢室其他三個人的名字,還有寢室對應的桌子

  “竹樂,旭峰他在洗澡嗎?”楊陽轉頭問在穿衣服的竹樂。

  這時候,旭峰正好穿著內褲從衛生間里出來。

  “找我有什么事情嗎?楊陽,你還沒說和本部那個女孩是什么關系。”旭峰不提還好,一提,寢室其他兩只牲口的眼睛都發亮了。

  “快跟我們說說。”穿好衣服的江羽也不嫌棄還沒洗澡的楊陽,直接坐到他的身追問道。

  “怎么,你們想投資我的愛情?一人一百塊,謝謝惠顧。”楊陽應對三只牲口的方式,讓他們錯愕。

  好厚臉皮的家伙,自己談戀愛,居然要他們投資。

  “不給錢呀,那有什么好說的,我就是想催催旭峰,我還等著洗完澡去約會呢。”楊陽笑了笑,拿起已經準備好的衣服,走進了衛生間,鎖上了門。

  這可將三個牲口急得抓耳撓腮,三個人彼此對視了一眼,忽然不約而同的有了某種默契。

  不就是投資嘛,兄弟的幸福就是他們的幸福。

  “楊陽,你看我錢都沖飯卡了,我姑媽夏威夷帶回來的巧克力行不行,軟心的,女孩應該會喜歡。”旭峰隔著衛生間的門喊道。

  “我也一樣,不過我這里有一瓶洗面奶,洗了皮膚超滑,不管是弟妹用還是你自己用,一定效果拔群。”竹樂說也在門外跟著道。

  “我只有一顆籃球,不過女孩應該不會喜歡,我蹭他們兩的投資行不行。”江羽很光棍的說道。

  “滾!”其他兩人表示強烈譴責。

  楊陽在衛生間頓時笑了,雖然是短暫的三年,但是這三個室友沒白處,都是可愛的人兒。

  “心意我收下了,我跟你們開玩笑的,你們先去教室吧,不用等我。”

  “切。”X3

  三個人統一開始譴責楊陽。

  但旭峰還是隨手將巧克力放在楊陽的桌子上。

  竹樂也偷地將洗面奶塞進楊陽的抽屜。

  江羽驚訝的看著他們兩個人,剛想說話,但是被兩個人用眼神阻止了。

  在三個人偷偷摸摸離開寢室后,江羽終于忍不住問道:

  “楊陽都說是開玩笑了,你們這是要干什么?”

  “這你就不懂了,什么叫投資,投資自然是看好收益才投資嘍。”竹樂得意洋洋的說道。

  “什么收益?楊陽又不是女孩,還能收益?”江羽一臉懵逼。

  “收益有,當然是等高三畢業了,我們讓楊陽牽線幫我們和本部的女生宿舍聯誼,到時候為了兄弟的終生大事,他敢拒絕?”旭峰對著江羽眨眨眼,還偷偷的和竹了擊掌。

  “楊陽現在就是我們的先鋒軍。”最矮的竹樂先開始憧憬未來了。

  江羽看著笑容猥瑣的兩個人,忽然很不想認識他們。

  月亮漸漸從東邊升起,淼水和曹艾艾有點擔心徐妍。

  自從下午徐妍被楊陽帶走以后,到天黑都沒回過寢室。

  “你們別想太多了,說不定徐妍約會遲了,來不及回寢室洗澡,直接去教室了呢。”身為室長的柯娜安慰淼水和曹艾艾。

  當她們走過宿舍的大門后,楊陽從宿舍的花壇中走就出來。

  他手里正拿著旭峰那家伙的巧克力。

  楊陽記得旭峰那個家伙不吃巧克力,這才將他手里的高檔巧克力騙過來。

  怎么想這巧克力給老婆吃,都比放在柜子中最后過期要好。

  徐妍沒回寢室,淼水她們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但是楊陽卻能猜到。

  七年的相處,徐妍從里到外,他以為自己都了解的很清楚。

  可沒想到,人心隔肚皮,徐妍的真香病比他想都還要嚴重。

  初夜的月光灑落在教學樓后的小河里,河水倒映著天空的顏色,微風襲來,河邊波光粼粼,群星跟著蕩漾。

  在小河岸邊的草坪因為沒有人踏足已經長到人的小腿。

  楊陽拿著巧克力,悄悄地穿過草坪,慢慢地走向學校這一處人跡罕至的涼亭。

  云中的新校區是網上招標讓別人設計的,中標的是一個灣臺設計師,他設計的校區總體上沒問題,但是沒有考慮到很多市里人的習慣。

  像這種一年都不一定有人來的地方設計一個涼亭,簡直是為上演人鬼情未了專門準備的場景。

  當楊陽看到靠著涼亭哭泣的徐妍,那還沒來得及被曬黑的粉嫩肌膚,還有那被淚水模糊的臉龐,凄美異常。

  如果不是一身軍訓服過于扎眼,楊陽還想那手機拍幾張照片,以后好取笑她。

  楊陽默默地收起屏幕上一片漆黑的諾基亞手機,手機不爭氣也沒辦法。

  徐妍靠著冰涼的水泥欄桿,她感覺自己好難受,命運都是騙人的,說好的新人生呢。

  明明她那么努力考上了云中,大好前程和夢幻愛情等著她,為什么要楊陽也重生過來。

  重生就算了,楊陽明明以前是那么好的一個人,為什么要為難她,簡直變了一個人一樣,混蛋透頂。

  想到激動的地方,徐妍對著河面,嘀咕道:“不光混蛋,而且還渣,明明說高中的時候有喜歡的女孩,現在回到高中了,卻死纏著沒有感情的我,簡直是渣男。”

  “渣男?是說我嗎?我一直以為我是一個模范丈夫。”

  一個突然的聲音在徐妍身后響起,徐妍轉過頭的時候,發現楊陽已經坐在她的旁邊,手里還朝她遞過來一顆球形巧克力。

  “夏威夷的高檔巧克力,了解一下。”

  “我不吃。”徐妍將頭扭到一邊,表示她的眼淚是認真的。

  “不吃,你也得給我吃。”楊陽拖住徐妍的下巴,在徐妍驚恐地表情中,強行塞進了她的嘴里。

  徐妍的第一個念頭,是楊陽一定是瘋了,以前的楊陽一直都是一個溫柔似水的好好先生,從來沒對她這樣過。

  徐妍第二個念頭,是好甜,巧克力好甜,好好吃。

  不行,她不能就這樣淪陷。

  徐妍在腦海中瘋狂否定個事實,想要將巧克力吐出來。

  但是楊陽抓著她的臉,兩個人的臉只有一個拳頭的距離,說道:

  “你要是敢吐出來,我就用嘴賭住你的嘴。相信我,這事情在你身上,我經常做,業務很熟練,會讓你很滿意。”

  嘴里有巧克力的徐妍沒辦法說話,但是她用眼睛狠狠瞪著楊陽,仿佛在說:楊陽告訴我,這不是你,你現在就像一個流氓。


  (http://www.udubdi.live/a/76/76041/488839915.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www.udubdi.live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加拿大卑斯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