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客居 > 天唐錦繡 > 第八百九十六章 侯爺的晚餐

第八百九十六章 侯爺的晚餐


  父子兩個見到了海灘上已經分解得七七八八的鯨魚,頓時嚇了一跳。顯然就是附近村子里的,跟在場的很多百姓都熟悉,稍一詢問便知道了原由。

  老子頓時興奮了:“咱爺倆這就回家將海帶送回去,馬上就回來領魚肉!”

  兒子顯然也被房俊這邊的烤魚吸引了,吸了吸鼻子,眼睛錚亮,使勁兒的點頭,撒開腳丫子就往家里跑。今兒漁獲很少,這些海帶是從漁網里拽下來的,舍不得扔,拿回去喂豬。

  路過燒烤攤的時候,盡管父子倆唯恐驚擾的貴人而繞了一個大圈,卻還是被房俊給叫了過去。

  “你這扛著的是海帶?”

  “回貴人的話,正是。”

  “好東西,都賣給我吧,也省得送回家去還要再趕回來。來人,給這位老哥點錢,把海帶留下來吧。”

  看著一個兵卒拿了十幾枚用錢放在手里,當爹的像是被蟄了一下一般,趕緊又將銅錢塞了回去。

  “這使不得,使不得……就是一些破海帶而已,貴人若是要,那就送您好了,又不值錢,反正家里的豬餓一頓也沒啥。”

  這破海帶只能拿來喂豬,人是不能吃的。這東西很硬,人吃了之后會漲肚,除非是天災的年月,實在沒得吃,才會在海里捕魚的時候順帶著撈一些,總比餓死強……

  房俊瞪圓了眼睛,驚詫道:“你們拿這個喂豬?”

  “昂!”當爹的懵懵的點頭。

  不喂豬,難道給人吃啊?

  房俊無語,當真是守著金山受窮,守著金飯碗討飯,活該你們挨餓!

  “來人,把錢給這位老哥。將這海帶拿回船上清洗一下,然后煮熟了,如此這般的整治一番,拿來給本侯吃。”

  “諾!”

  廚子將錢硬塞給當爹的那位,結果海帶跑步回到船上。

  所有人都驚呆了。

  那位當爹的面紅耳赤,手里捧著錢不知如何是好,訥訥道:“這位貴人……這個,是豬吃的啊!”

  豬吃的東西,怎么能拿給貴人吃呢?

  房俊瞪眼道:“你們就是一群傻子知道嗎?這玩意不僅可以吃,而且非常好吃!只是你們整治的方法不對,要先煮熟了加入一些佐料,不然難以下咽。而且多多食

  用海帶還可以預防得一種大脖子病!”

  劉仁軌本來正在默默的喝酒,聞言渾身一震,驚詫的看向房俊問道;“侯爺此言當真?”

  “廢話,本侯還能騙你不成?”

  古代人普遍缺碘,這是世界各地諸多研究早已確定的事情,缺碘導致甲狀腺腫大,甚至導致聾啞。碘對于大腦的發育極其重要,這在后世是一個很普通的常識,尤其是孕婦如果缺碘,不僅能導致很多胎兒流產的現象,嚴重的時候早產、死產及先天性畸型等均與缺碘有關,當然醫療水平的落后也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原因……

  房俊甚至在想,要不要給李二陛下上一道奏折,讓大唐全境強制性的售賣碘鹽?在這個全民缺碘的年代,碘鹽的強制性施行絕對利大于弊。

  說的嚴重點,是一件能夠提升國民體質的舉措!

  但是問題來了,碘是如何提煉提純出來的?

  又如何跟李二陛下說起?

  “皇上,全民缺碘啊,得補。”

  “碘是個啥?”

  “一種礦物質,對人體極為重要。”

  “你咋知道?”

  “……”

  “真的很重要,提升大唐國民體質,在此一舉。”

  “那行,拿來給朕看看。”

  “……”

  這種涉及全體國民的大事,李二陛下怎能任他胡鬧?關鍵是他無法證明碘的攝取對于人體的重要性。微量成分什么的想都別想,就算是實驗也不容易。

  科技水平太低級了……

  倒是可以在他所管轄的鹽田產出的食鹽當中偷偷摸摸的強制加碘,可是一則加碘必然導致食鹽成本的上升,那些承包商未必愿意,再則一旦將此事給捅出去,房俊百口莫辯。

  你說你加的是碘,可碘是干嘛的?誰能證明你不是要毒害全大唐的人?

  問題還是回到原點,他證明不了碘對于人體的重要……

  悶悶的喝酒,房俊發覺其實“眾人皆醉我獨醒”真的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眾生茫茫,有心無力,那種郁悶當真難受。

  一個強國的指標是什么?

  強大的國防,繁榮的經濟,先進的科技,這些都是。當然也包括國民的精神素質以及身體素質……

  身邊忽然安靜下來,房俊詫異抬頭,便見到幾個人都驚訝的看著劉仁軌。劉仁軌默默低頭,手里的酒杯被他捏碎,碎片刺破了手掌,鮮血淋漓而下。

  “怎么了這是?”房俊驚問。

  劉仁軌依舊默不作聲,只是低著頭,看不見他的臉色。

  房俊無語,這位夯貨居然還有這般多愁善感的一面?問題是何以忽然就這副詭異的樣子?

  正欲詢問,那邊廚子已經用一個木盆將拌好的海帶拿了過來。用筷子挑了滿滿的一盤,恭敬的遞到房俊面前,諂媚著說道:“侯爺不愧是美食大家,這種海帶煮熟之后加以佐料攪拌,實在是人間美味!”

  房俊嘴角扯了扯,發現身邊的人何時開始都學會溜須拍馬了?海帶而已,你當是海參啊?還人間美味,讓你連續吃一個月,腦袋都讓你變成綠色……

  他伸手去接,卻被劉仁軌劫走。

  之間劉仁軌也不說話,只是拿著筷子大口大口的吃海帶,一邊吃,一邊眼淚成行,撲簌簌的低落在盤子里……

  所有人都驚詫了!

  尤其是成天跟他形影不離的幾個伙伴,這位可是一個真正的硬漢,就算拿刀子把腦袋割了,也休想見到他的一絲沮喪和半滴眼淚!

  這是怎么了?

  默默的吃掉一大盤子拌海帶,劉仁軌抹了抹眼淚,有些赧然。

  “諸位見笑了,只是想起了吾家中那傻兄弟而已……”

  劉仁軌祖籍汴州尉氏,其祖可上溯到漢朝皇族,乃漢章帝劉炟之后。雖然大漢早已消亡,劉氏皇族更是灰飛煙滅,但是劉仁軌這一支在汴州尉氏當地依然算得上是大族,家境優渥。

  劉仁軌同胞兄弟二人,自幼感情甚好。其母只是其父的一個小妾,可惜早?,嫡母對兩兄弟甚是苛待。是以,雖然出身大族,但是童年生活卻伴隨著苛待的陰影,兄弟倆相互扶持,感情甚篤。

  本來小弟生性活潑,且記憶力超群,很是受到族人的贊譽,認為將來定然是個有出息的。自可惜后來患了大脖子病,嫡母擔憂這個出色的庶子將來會成為爭奪家業的隱患,便拖延求醫診治的時間。

  那時候劉仁軌年歲也不大,經歷有限,反抗無效之后也無可奈何。再者說這種大脖子病在鄉間患病的幾率很高,一般時候并不致命,是以很多人都忽視了。

  后來小弟病好,卻便成了傻子……

  傻了就傻了吧,只要人活得好好的,也算是不用擔憂那些世事煩擾。可惜令人悲傷的是,后來有一次在溪水之中嬉戲的時候,小弟溺水身亡……

  這一直是劉仁軌心中的無法愈合的痛處。

  他既自責于自己的疏忽,又仇恨于家中的冷漠。

  這是一生的遺憾與悔恨……

  若是早知道這種海帶能夠治療大脖子病,自己那聰明伶俐的弟弟何至于變得傻了,又何至于溺死于水中?

  遺憾與悔恨像是一只無形的大手,狠狠的攥住了劉仁軌的心臟,讓他難受的喘不過氣來。

  聽了沉聲訴說,眾人默認,皆未想過鐵漢一般的劉仁軌,居然還有這般感性脆弱的一面。

  房俊默默的喝著酒,打定主意有機會一定要推廣加碘鹽。

  不知道碘如何提取?

  那就慢慢的實驗,總有一天能提取出來,實在不行就滿天下的賣海帶……

  房俊接過廚子裝滿的一盤子海帶,沖著等著分魚肉的百姓喊道:“瞅好了,這東西就這么整治一番,就是很好的美味!”

  大口大口將一盤子拌海帶吃光。

  孫承恩感動得熱淚盈眶:“侯爺,這可是豬吃的啊……”


  (http://www.udubdi.live/a/22/22535/15095433.html)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www.udubdi.live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keju.com
加拿大卑斯28